太和水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 长江源头被污染了,你知道吗?

长江源头被污染了,你知道吗?

    你知道长江的源头吗?长江源包括北源楚玛尔河,正源沱沱河,南源当曲,主要在青海、西藏境内,地处青藏高原腹地,遍布的冰川为大江大河提供源源不断的水资源,高原上独有的野生珍稀动物,也是这里最宝贵的财富。

    它地处唐古拉山和昆仑山之间,是青藏高原的腹心地带,空气稀薄、气候恶劣且人迹罕至,生态环境系统原始而脆弱。但是,本应是最洁净的地方,但随着越来越多人类活动的进入,这里正遭遇垃圾污染的入侵。跟着小编去看看长江源到底怎么了?

▲图为青海格尔木,长江源区布曲河滩堆积的垃圾。


▲图为长江源—北源楚玛尔河

    北源楚玛尔河正源沱沱河,南源当曲,主要在青海、西藏境内,地处青藏高原腹地,遍布的冰川为大江大河提供源源不断的水资源,高原上独有的野生珍稀动物,也是这里最宝贵的财富。

▲图为1986年姜古迪如冰川(左)与2010年姜古迪如冰川(右)的对比图

    长江源区是我国受气候变化最敏感的区域之一,自1960年以来这一地区以每10年0.2摄氏度的幅度增温,冰川与永久积雪面积持续缩小,河流和湖泊也不断萎缩。

▲图为曲麻莱县城旧址

    生态恶化带来严重后果,被称为“长江源头第一县”的曲麻莱县曾因缺水,县城两次迁址,被废弃的旧县城成为一片荒凉废墟。为保护长江源生态,2000年,三江源(长江、黄河、澜沧江)自然保护区成立,并先后启动了休牧还草、围栏养殖、禁采砂金、生态移民等措施。

▲图为长江南源当曲最大的支流布曲河滩的废弃物

    相比气候变暖的大背景,对长江源更直接的威胁则来自大量人类活动进入该地区造成的环境污染。过去,牧民吃牛羊肉,烧牛粪,盖的是牛毛的帐篷,鞋坏了扔了被狗吃,垃圾很少。近年,青藏铁路的通车和城镇化的快速推进,致大量工业产品垃圾入侵,牧民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也在发生变化。


▲图为青藏铁路(西宁至拉萨)上的一辆货运列车

    青藏铁路2006年全线开通,从2011年开始,年客、货运量已由开通时的数字达到翻倍的增长。尽管列车确保了垃圾污物沿路的“零排放”,但进藏人员增多、开发力度加大,仍给原本脆弱的生态环境带来很大的挑战。

▲图为学生在青藏铁路沿线清理白色垃圾
2007年5月18日,格尔木,来自格尔木十二中的学生在青藏铁路沿线清理白色垃圾。


▲图为藏族铁路护路工人在布曲河边洗衣服

    2014年7月3,一位藏族铁路护路工人在布曲河边洗衣服,污水直接排入河中。由于需要留营住宿,工人们的生活洗漱也限于铁路沿线,其身后不远处为青藏铁路。

▲图为青海格尔木市境内青藏公路上排成长龙的货车

    青藏公路被认为是进藏公路中路况最稳定的,同时也是最繁忙的一条公路。这里车流量大,再加上警力短缺、配套管理设施落后等因素,事故多发,常造成严重的堵车现象。

▲图为前往拉萨的骑行者

    骑行西藏和自驾游近年非常火爆,他们当中不少人会将难以降解的垃圾打包,到达站点后再丢弃。但青藏线两侧的塑料包装、食品纸盒等人为垃圾仍在不断增多,威胁到野生动物、草原生态和三江水源地的安全。

▲图为青藏公路旁树立的警示牌

    在青藏公路的沿线,每隔一段就有一块警示牌提醒行人车辆注意避让野生动物,但并没有一块警示牌提醒人们别乱扔垃圾。


▲图为志愿者在可可西里沱沱河保护站清理捡拾回来的垃圾

    2013年,40名志愿者在昆仑山口至唐古拉山口的450公里青藏线沿线开展了一周的垃圾状况调查。期间收集塑料饮料瓶6万多个,易拉罐4万多个,塑料袋及其他塑料包装2.5万多个。食品、饮料包装及其他生活物品包装占垃圾总量的97%,而这些垃圾主要是卡车司机和游客随意丢弃。

▲图为布曲河滩边的生活固体废弃物

    主要为白色垃圾(塑料包装物)、金属罐、玻璃瓶、织物和皮革。若长期堆积,除破坏景观、缩小水面面积外,其有害成分还会进入空气、土壤、河流或地下水源,造成污染。

▲图为唐古拉山镇镇政府驻地,临公路而开的饭店和蔬果超市

    车流、人流量增多也催生了长江源地区的餐饮和住宿业,青海唐古拉山镇地处长江源头沱沱河畔,被称为“长江第一镇”,也是青藏公路上的重要驿站。这里,餐馆、宾馆、杂货店临街而立,有不少是新开的。

▲唐古拉山镇上,一家饭店桌面上摆放的一次性塑料杯。


▲图为环卫工人翻动着正在焚烧的垃圾

    唐古拉山镇一位环卫工人翻动着正在焚烧的垃圾,一般三五天就要烧一次。面积4.7万平方公里唐古拉山镇,仅有两名专职的环卫工人。这种对混合废弃物直接点燃的垃圾处理方式会带来环境污染和健康风险。

▲图为长江源水生态环境保护站前的长江雕塑

    面对三江源地区日益增多的生活垃圾,民间环保力量逐渐介入这一领域。2012年9月落成的“长江源水生态环境保护站”就是其中之一,保护站实施“垃圾换物品”和“带走一袋垃圾,呵护长江水源”项目。致力于解决长江水源地垃圾从回收到运输的难题,以改善长江水源地环境状况,为高原垃圾回收运输做出示范。

▲图为保护站里的志愿者刘希丹展示回收废纸的垃圾箱

    当地牧民们送来垃圾,可以按标准将垃圾换算成金额,然后去商店挑自己需要的物品,由保护站结帐。通常,垃圾在这里会被分为五类:一般塑料垃圾、玻璃、易拉罐、塑料瓶和纸质垃圾。


▲图为被打包整理的垃圾

    回收的垃圾由志愿者进行分拣、消毒打包,再借助青藏线上的空返车辆运到格尔木指定处置点回收处理——青藏线上的空返卡车很多,游客私家车也不少,而参与运送的车辆会得到漂亮的公益项目的车贴。

▲图为当地牧民和居民送到保护站的部分垃圾

    保护站运行一年多,收集的矿泉水瓶就有6万多个,易拉罐2万多,还有几千公斤废旧电器、电池。在其示范推动下,可可西里保护区管理局已向上级部门申请,在青藏线上建立以司机和游客为主要对象的垃圾回收站。

▲图为环保组织绿色江河的志愿者医生寒梅

    “我刚从西藏阿里转山回来,整个深山里,原来特别美的河沟里全都是现代化的垃圾”,医生寒梅(藏名:直扎·洛阳卓玛)是环保组织绿色江河的一名志愿者,她与保护可可西里而被盗猎分子枪杀的英雄杰桑·索南达杰是同学。退休后的她也走上了公益环保之路。寒梅感叹单靠他们力量太薄弱,呼吁大家一起重视青藏高原的垃圾处理问题。

    在多数人眼中,长江源仍是一片遥远的净土,而越干净的土地越是引人向往,也越承受不起人类活动的入侵。大江源头,点滴污染和破坏,都有可能扩散至整个流域。全球变暖也好,垃圾入侵也好,长江源的干净与健康,最终需要每一个个体在环境面前规范自己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