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和水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 【李强一周】上海新任总河长的“治水情结”

【李强一周】上海新任总河长的“治水情结”


今年4月李强在金山调研时,了解当地企业研发的水体治理与水生态修复技术


时隔两年后,李强再次拥有了“河长”身份。
8月31日下午,上海召开河长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李强首次以“市总河长”身份在会上亮相。由此,上海也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采取“双河长”制,由党政一把手共同出任总河长的省市之一。
这场面向全市街镇的会议,早在一个多月前已有伏笔——7月初,李强在全市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已经表示,接下来上海要就河长制专门开会,把河长制落到实处。
当时他已透露,自己作为市委书记,有意和市长一同出任总河长。一个多月后,李强解释说,和应勇市长一道担任全市的总河长,就是希望全市7787名各级河长,3441名民间河长、河道监督员一道,共同负好这个责任,“向全市传递一个明确信号,治水工作需要党政齐动员,全社会共同努力!”


对李强本人来说,对“治水”问题的特别关注,已经持续多年。
2013年,李强担任省长的浙江省,就率先力推全面河长制。这年11月起,浙江省明确由各级行政官员担任河长,到年底,从省到乡镇,全省至少有1500名河长开始“上岗”工作。
同时,浙江推行的“五水共治”,亦将河长制放到特殊位置。2014年3月,浙江日报曾报道李强针对“五水共治”的一系列调研,其中写道:“李强十分关注‘河长制’实施情况。每到一处,他先问‘河长是谁?’”
当时,李强曾表示,“河长制”是治水的基础性制度,河长要切实承担起职责,积极探索所辖河道的有效治理方案,确保这一管理模式长效开展。在浙江期间,河长是否“切实承担起职责”,被李强反复挂念。
2016年6月,转任江苏省委书记的李强仍对治水问题念兹在兹。当年7月,李强在江苏的头几次调研里,就多次提到治水问题。之后更是在会议中、调研时反复强调治水的重要性,他力推的”两减六治三提升”环境整治行动中,治水就占了很大分量。
到了上海,这样的传统仍在延续。解放日报•上观新闻的梳理显示,李强每一次在郊区调研时,都不忘“看水”;在不同场合谈到生态环保问题时,亦都会提及上海水环境治理问题,还专门安排过集中调研。


显然,曾在苏浙沪多地任职的李强身上,确有某种特殊的“治水情结”。而对上海来说,治水问题相当程度上也是城市综合治理问题的一个缩影。
此前的多个场合,李强已数次强调生态环境之于上海的意义。他曾表示,上海要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污染防治既是“三大攻坚战”之一,也是“我们需要补齐的一个短板”。
在水系众多的上海,治水又是长期的重任。“水是上海城市兴盛的命脉所在、城市活力的灵性所在、城市品质的魅力所在。”李强说。
到2018年底,上海要全面消除河道黑臭,2020年要力争全面消除劣V类水体。李强坦言,实现这个目标需要付出很多努力,而在目前,“河道黑臭现象尚未全面消除,水质尚未实现根本性好转,影响水质的污染源尚未彻底消除”。
“黑是看得到的,臭是闻得到的。”7月初,他在全市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说。一个多月后,他再次强调,“老百姓看水环境,往往不只是看公布的检测数据,听我们的自我评价,而是更直观地看水到底清不清,闻起来到底还臭不臭,水里有没有鱼在游。”
对于治理者而言,这种来自民间直观感受的评价,往往比数据指标更为严格。李强曾在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直言,“不是哪个局长下去游泳就行了。老百姓要看到河里的鱼能不能吃,河里的鱼能吃了,那水质就好了。”而今年春节后在崇明岛作过的比喻,亦被他多次重提:
“衡量生态环境好不好,就是要看鸟的翅膀往哪里飞、鱼的尾巴往哪儿游。”


李强坦言,水里的问题,本质上是岸上的问题,“是我们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的问题”;为此,治水既需要解决水里的问题,更需要从岸上着手,重在源头的产业规划、污染源控制,重在各项管理措施的落地夯实。
在这个意义上,河长制既被视作“新时代治水的总抓手”,也自然而然地被定位为一项“硬任务”。
“一河之长,分量很重,意味着责任和承诺,检验着能力和作风。”李强以“总河长”的身份说,河长制本质上就是责任制,“绝不是可有可无地‘挂挂名’,而是要实实在在地去种好自己的‘责任田’” 。
一个多月前,李强曾在全市大会上谈起自己对“挂名河长”的担心,并表示下一步既要设计一些激励措施,也要有相应的问责措施。“不能说担任河长一年了,这个河越来越臭,你也不清楚。”他说,“如果不负责任,那这个河长该处分要处分,该免职要免职,该调离要调离。”
至于如何当好河长,“总河长”亦提出了具体的方法和要求:一方面要因河施策、“一河一策”,并做到“心中有数”“把脉会诊”“挂图作战”“全程督战”,体现强烈的岗位意识和责任意识;一方面也要强调协调协同、综合施策,尤其是水岸联动、条块联动、区域联动,弥补漏洞,形成合力。
至于如何当好河长,“总河长”亦提出了具体的方法和要求:一方面要因河施策、“一河一策”,并做到“心中有数”“把脉会诊”“挂图作战”“全程督战”,体现强烈的岗位意识和责任意识;一方面也要强调协调协同、综合施策,尤其是水岸联动、条块联动、区域联动,弥补漏洞,形成合力。
此外,一些地方已经探索的“民间河长制”,亦得到认可,并要求在全市推广。李强表示,治水没有“局外人”,做成此事需要“让民间河长更有用武之地,让广大市民共同尽责出力,让各方面有序参与监督”。
显然,这些对治水提出的要求——人尽其责、高度协同、有效动员,同样适用于上海城市治理的其他方面,甚至可被视作超大城市治理的普遍法则。条块协同不足,上下游间、不同区域间联动不够等问题,也是城市治理普遍需要弥补的短板。
而对承接了具体任务的河长们来说,提给他们的要求,也可视作提给各级领导干部在各项工作中的普遍要求。李强表示,每个河长都要“舍得‘真金白银’、敢于‘真刀真枪’”,把自己“摆进去,看一看、问一问、想一想”——
“看一看我们在这当中,到底是加了分还是减了分?
“问一问我们所负责的水域、所承担的河流,到底经不经得起抽查、检查?
“想一想怎么再加把劲,怎么把抓治根治本、抓常态长效的工作做得更实?”


解放日报 上观新闻原创稿件

作者:朱珉迕